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留言   QQ咨询  
 首  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教研天地 >> 教研年会 今天是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站内搜索
 
浏览排行
  阅读校园信息    

教书、育人及减负

[作者:易 虹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09-12-21 9:43:59   阅读:1467次] [字体: ]

 

教书、育人及减负
——乱弹教育那些事
  


(一)


高考放榜过后,某学校组织毕业纪念活动。刚刚领到高校通知书的孩子们眉飞色舞,喜气洋洋,一个个由感而发,纷纷写下毕业感言。今年考上名牌大学的小A,挥笔写下“……在这‘弥留’之际,感慨万千……”。小B在表达了对母校老师的诚挚谢意与留恋之后,对学弟学妹们提出了希望,“……希望下一‘屉’的同学们努力学习,在来年的高考中取得优异成绩,为母校争光……”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生龙活虎的人,怎么突然就“弥留之际”了?还有,老师们几时又多了一项“一屉一屉”蒸包子馒头的兼职?
乍听起来,仅仅是个笑话,仔细想想,也许不仅仅是笑话这么简单。上文提到的A君,据说高考语文成绩110多分。这可是个不算低的分数,有了语文成绩“撑腰”,小A顺利地被一所重点大学录取。
这种荒唐的笑话可不是一件两件,想起几年前亲眼所见的一件小事。某同学欠学校的费用,在班主任的带领下来到财务室,说是让他写一张欠条,承诺一个交清欠费的时间。笔墨伺候,折腾了好几分钟,纸倒是撕了一张又一张,恁没见那孩子拿出张带字的条儿。班主任指导了一下,写出一张纸条又成了错别字的重灾区。教语文的班主任老师愤愤地说:“我教了你两三年,算是白教了!”遂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试想,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十几年的光阴,“之乎者也”,“笑人齿缺”,不知道学了多少文章,写了多少文章。到头来,写一张欠条却似啃一块硬骨头,谁又成了新的笑柄?
学以致“用”,学习的终极目标是要“用”,是要融入社会生活。会背《诗经》有用吗?有用!某项ABCD的选择中,或许会给考试成绩添上一分半分的彩。离开了考试,有几个人还能用《诗经》?
高分低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能力与分数大不可划等号的。大学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装不了一台电脑操作系统绝不是什么冷笑话,这样的事例时常发生在我们身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教育改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何时治治这种“病”?到底该教什么样的“书”,或许是个问题。
(二)
某银行身为大堂经理的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一件她所亲历的小事,说的是她刚刚毕业去某单位应聘时在门卫室发生的事情。她想从门卫那里打听某个部门,也许是因为初出茅庐,怯生生的——“哎,××部门是在几楼啊?”门卫的师傅看了她一眼,把眼神移向了别处。到底是有些机灵,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师傅,请问××部门是在几楼啊?”年长的门卫师傅应了一声说:“这还差不多。”这样的问话听起来一定是顺耳一些,随即给了她想要的答案。朋友跟我说,这件小事,影响了她的整个职场生涯。
再后来,她一次又一次义愤填膺地跟我说起她手下的银行柜台职员们的种种“劣行”:开口说话没名没姓;对客户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秋霜”……说起来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经不起一提。再说,可千万别小瞧他们,一个个名牌大学财经专业的高才生!
且不说什么五千年文明的礼仪之邦,无非是人与人交往中加点“催化剂”的事情。加点“惰性”的冷言,还是加点“活性”的暖语,其实也只是一个选择题。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传统文化经典诵读铺天盖地而来,甚至黄口小儿背起《三字经》来也毫不含糊。可除了会做几道考试题,又有多少人领悟了这些传统文化的精髓?
公共汽车上耳朵里塞着耳机坐在“老幼病残孕”专座上悠然自得的90后,你看到立在你身边佝偻着身子的老人了吗?
踩着高跟鞋“咚咚咚”地从教室窗外经过的妙龄女郎,你目不斜视的余光扫到教室里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向你行着的注目礼了吗?
急匆匆地冲进某间办公室的年轻人,你看到墙壁上“办公区域,非请勿入”的友情提示了吗?
课间端着水杯想去某间办公室接开水的学生娃,你在进门之前对着屋子里的某位老师问过“你好”了吗?
……
说起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某位资深的同事常常笑着说“没办法,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到底出了啥问题?高考升学率不是一年接一年的直线攀升吗?
时常想“教书育人”这四个字,“教书”和“育人”是并列关系,还是先后关系?“教书”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高考指挥棒在某个数字下划上一道杠,立马分出了高下。“育人”却是见不到适时效果的。一个人世界观、价值观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需要一个又一个引路人的接力。至于功劳簿上究竟挂着谁的大名?不好说。这样急功近利的年代,见不到效益的“长期投资”似乎渐渐地被人所淡忘。
对一所学校来说,高考成绩可谓之“生命线”,都忙着保“命”去了,其它大抵是顾不得了。
时下,这种弊诟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崇尚自我、价值多元的今天,这种无关痛痒、无伤大雅的“小事”谁来管管?“育人”,到底还要不要?
(三)
我的孩子今年秋季进入小学一年级,新学校、新学期、新老师、新同学、新起点,对于这些我和孩子还是有些思想准备的。但真正开学上课了,顿时觉得乱了阵脚。
开学第一天一次发了11本书,空书包的腰围顿时吃紧。开学不到一个月又陆续发了五、六本大小、厚薄不一的书。鼓鼓囊囊的,那叫一个重啊!孩子们弱小的肩头背着硕大的书包,感觉就像是一块巨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孩子放学回家,做了这个“练习”,还有那个“检测”,完成了这个“过关”还有那个“提高”。每天的作业做下来,孩子经常甩着膀子喊累。撇开作业多不说,附加的那些难题,可怜我才疏学浅,非得在脑子里转上几道弯才想得出答案。再教给孩子,我就更心虚了。为娘语无伦次的讲解,不知能有几分能播洒到孩子的心田?照这样下去,估计到不了小学二年级,我就没法胜任孩子家庭作业的辅导了。求学的道路任重而道远,作为母亲自然是责任重大,心里是少不得一番忐忑的。
最近看了著名童话作家郑渊洁先生的一篇文章,说的是他用两倍于规定的时间答了某一年的高考语文试卷,结果他的儿子对照标准答案评分,150分的卷面只得到了不到50分。天知道郑渊洁老师那深厚的文字功底咋就应付不了一份高考试卷?高考要选拔的到底是怎样超凡的人才?
从小学到高中,成年累月的高压,孩子们原本清澈灵动的目光变得呆滞,心爱的玩具蒙尘已久,内心企盼的幸福童年只能是梦中的肥皂泡。但凡通过了高考检验的,大抵是千人一面,创造性思维夭折了,想象力的翅膀在从小学到高中的“进化”中也日渐萎缩。
累的不仅仅是孩子,老师也是无可奈何的。谁不愿意轻松点?班与班比着,校与校掐着,各自都在暗地里较着劲,谁敢放松?既然当老师谁不愿意当个好老师?好老师用什么界定?答案是唯一的,学生的分数。小学教师早七点到晚五点,整个人都交给学校,交给学生了。谁会想到,老师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我儿子的班主任,一个年轻的母亲,因为工作一整个月都没有接过自己上幼儿园的孩子。一旦被冠之“教师”的名义,其他的社会角色都与之无关了吗?如此这般,谁不心酸?
减负!减负!过街之鼠人人“喊”打,咋就没人动手“打”呢?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发出了“救救孩子”的“呐喊”。现在看来,需要救赎的还不仅仅是孩子。虽为草民位卑言微,哪怕只有一个人听到,我还是要说:
救救孩子!
救救老师!
救救教育!
 



·上篇文章:用心沟通,乐育英才
·下篇文章:谈师生关系问题
复制 】 【 打印
中国教育科研网     黄石教育信息网     中国中小学教育教学网     湖北师范学院     湖北招生考试     黄石二中     大冶一中     黄石市实验高中     黄石三中     黄石八中     黄石九中     中山小学     院校数据库     省机械工业学校     大冶实验中学     阳新一中    
地址:湖北省黄石市延安路146号   电话:0714 - 6537787   电子邮箱:hbhsqz.cn@163.com    验证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  湖北∷千亿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by IE5.x 1024*768
技术支持:地球村网络科技工作室 QQ:3062363    Tel:0714 3667968